ad1
当前位置: 东南热线 -> 生活

“以辽人守辽土”与代理人缺陷

栏目:生活    发布时间:2016-07-03 12:51

    “代理人缺陷”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但对于投资者来说,要尽可能找到那些能和自己荣辱与共的代理人。

    在尊孔子为万世师表、以文治国的中华民族的历史中,能得到以“文”字开头的谥号,是当时每个中国人最为向往的事情。而在这些谥号中,又以“文正”为最。

    纵观中国历史上获得“文正”谥号的人,如范仲淹、司马光、方孝孺、曾国藩等,无不为当世名臣,生荣死哀。在明末,就有一位获得“文正”谥号的大臣,抗清名将孙承宗。

    明末熹宗时期,孙承宗在辽东前线提出了“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的军事改革,一举扭转了明军的劣势,以致“中朝宴然,不复以边事为虑矣。”这种格局直到孙承宗在朝廷斗争失败而去职后,才再次被打破,史称“孙承宗去,大明始亡”。

    那么,什么叫“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呢?

    其实很简单,在此之前,在辽东前线作战的军队来自全国各地,而一名来自内地的士兵对辽东是否被女真军队占领其实并不关心,因而战斗意志也不坚定。明军常常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当逃兵也没什么,跑回千里之外的老家照样可以种田过日子。

    而孙承宗采取只招募本地人民充作军人的做法,使得士兵的家庭、个人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捆绑起来:城破之时,不但国家丢失前线要塞,士兵们的家园也会毁于一旦。在这种简单的利益捆绑之下,明军战斗力陡增,辽东前线也就因此稳定。

    啰啰嗦嗦写下这段历史,似乎和投资毫无关系,但当笔者在阅读沃伦·巴菲特先生的股东信时,却发现历史竟然惊人地相似。

    在1962年的致投资者信中,时年32岁的巴菲特先生,写下了这么一段话:“我不能为你们保证取得怎样的投资业绩,我只能保证三点:我们会忠于价值投资;我们会尽量避免损失;我和我妻子、孩子的几乎所有资产,都会和你们的资产投资在同一个投资组合中,我们荣辱与共。”

    在这封信里,巴菲特表现得就像一个孙承宗军队里的士兵,他的利益是和投资者完全捆绑在一起的。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他仍有可能失败,但至少他的投资者可以相信,这位投资经理已经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规避风险、获取回报。

    一直以来,无论古今中外,金融行业中不负责任的行为比比皆是。对一个条款设计为盈利的时候投资经理可以分享投资回报、亏损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实质性惩罚措施、甚至还可以继续提取固定管理费的投资组合来说,我们如何相信管理者不会放手一赌以期获得最大回报、却忽视潜在的风险呢?

    同样的,对于以交易佣金为主要收入来源的研究建议者来说,现行的佣金分成制度,又怎么能保证他们不会为了收入的增长,而给出不负责任的建议呢?毕竟,佣金的收入或许可以无穷大、或许可以为零,但永远不可能为负。也就是说,投资者的收益会放大研究建议者的收益,但投资者的损失并不会带来研究建议者的损失。因此,那些胆大的人们尽可以放手一搏。

    其实,这种“短期考核只有奖励、没有惩罚”的制度设计,在经济学上被称为“代理人缺陷”,是一个困扰不止投资业的问题。如果出资方对一个职业经理人进行短期考核,又怎么能确定这个职业经理人不会用企业的长期盈利能力为代价,换取考核期内的企业业绩和随之而来个人回报呢?

    也许,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代理人缺陷”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却可以尽力规避这样的风险。也就是说,投资者们要尽可能找到那些能和自己荣辱与共的代理人。

    一个几乎所有财产都由上市公司股份构成的大股东、一个把自己大部分身家都投资在基金中的基金管理人、一个几乎所有财产都是自己管理公司股份的职业经理人,都可能符合这种标准。

    尽管这种选择方法可能不会找到最有能力的那个代理人,但最少可以找到最尽力的那个。足够尽心尽力,往往比杰出的能力更为重要。这就正如《大学》所说:“心诚求之,虽不中,亦不远矣。”以辽人守卫辽土,辽土能否守住姑且不论,辽人尽心尽力却是必然的。

    (作者系信达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来源:互联网    
ad09
ad10
ad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