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当前位置: 东南热线 -> 产业

美元强了新兴市场货币崩了

栏目:产业    发布时间:2018-06-12 15:10

阿根廷,这个在过去两百年里有8次债务违约记录的国家,又要悬了。当地时间6月7日,阿根廷政府与IMF达成协议,达成36个月期的500亿美元Stand-By Arrangement(待用安排,SBA)。

阿根廷又双叒叕哭了

阿根廷不得不为这500亿美元融资安排付出代价:根据协议,阿根廷将加快缩减赤字的步伐,2018年、2019年财政赤字占GDP比重目标分别为2.7%和1.3%,此前目标为3.2%和2.2%。计划在2020年实现财政平衡,并在2021年实现财政盈余。同时,在降低通胀方面,阿根廷为2019年的通胀设定17%的目标,并进一步降低。目前阿根廷的通胀已经达到了25%以上。

按照以往美元周期来看,每当美元进入强势,总有几个新兴市场的货币成为牺牲品,再一次,阿根廷成了最惨烈的代表。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已跌超36%,上个月曾两周内贬值近20%。即使是在获得500亿美元融资安排之后,市场对阿根廷的信心仍然没有提升,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不升反降,上周五最深跌2.3%,至1美元兑25.55比索,刷新历史新低。

为了挽救比索,阿根廷没少费过劲,4月27日至5月4日短短一周左右的时间里,阿根廷政府被迫连续三次大幅加息,将基准利率从27.25%提升至40%,同时在外汇市场上抛售超过100亿美元外储救市,但是市场并不买账。

事实上,阿根廷比索并不是唯一一个受到强势美元冲击的货币。6月6日,印度央行宣布加息,将回购利率上调25基点,从6.00%上调至6.25%,逆回购利率也上调25基点,从5.75%上调至6%,这也是四年来的首次加息;6月7日,土耳其央行宣布将一周回购利率从16.5%上调至17.75%,同时将隔夜贷款利率上调至19.25%;就在同一天,巴西雷亚尔跌至3.91,创两年多以来新低,巴西央行决定再度出手,拍卖价值27.5亿美元的9个月回购协议,并额外拍卖40000份外汇掉期合约。

历史总是相似的

虽然美元指数近期有所回调,但2018年以来,美元指数已累计上行约2.5%。美联储连续加息,再加上持续缩减资产负债表,使得美元融资趋紧,而且特朗普奉行财政扩张政策,财政部大量增发国债,进一步吸走了美元流动性,多重因素造就了强势美元,给新兴市场的货币带来了一场流动性冲击。

于是,阿根廷再一次上演了文章开头的危机一幕。上一次还是在2001年。由于资本外逃,阿根廷外汇储备缩减至145亿美元,难以覆盖公共债务支付,政府只好宣布暂停偿付高达1320亿美元的公共债务,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一次主权债务违约。

一时间,国际金融市场对阿根廷彻底断供,阿根廷用了15年,先后三次才完成债务重组,重新赢得了国际金融市场的信任。但是阿根廷政府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2016年4月底,阿根廷一次性发售165亿美元计价的主权债券,正式重返国际债券市场,此后先后相继发行人民币、欧元、美元计价主权债券,并与多国和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达成贷款协议。

截至2017年年底,阿根廷外债规模高达2330亿美元,较2015年底增加655亿美元。其中政府与中央银行外债达到1613亿美元,较2015年底增加597亿美元。

这些外债,大部分用于填补财政赤字。在阿根廷的财政支出中,超过60%被用于社会保障和福利、经常性转移支付。要维持过高社会福利体系,就不得不靠借债和增发货币。这在欧债危机上也一度上演,只不过欧元区国家没有独立的货币政策,只能通过借债来维持。就连经济发达的欧元区都栽了跟头,更何况阿根廷这样的拉美新兴国家。

阿根廷的经济结构以农业和能源业为主,对于大宗商品周期的影响比较敏感;工业基础薄弱,对外资的吸引力比较弱,经常账户保持巨额逆差,资本账户下FDI流入较少,以短期资本流入为主,这样的国际收支结构显然使其货币成为投机资本的目标。事实上,早在去年就已经有对冲基金盯上了这些新兴市场货币,预期在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会大幅贬值。对冲基金的卖空让阿根廷在内的新兴市场货币雪上加霜。

阿根廷只是这一波新兴市场货币下跌的一个缩影。在这些国家中,外债规模高企、经常账户持续逆差、产业结构倒退,以及资本账户开放和宽松货币政策,与强势美元一起,共同成为这轮货币贬值的凶手。因此,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导致其货币政策对新兴市场的外溢效应固然需要反思,但是新兴市场自身的问题更值得探讨。

人民币,可还好?

从走势上来看,年初人民币汇率在美元下跌的刺激下快速升值。但4月中旬后,人民币汇率的升值行情开始出现拐点,随着美元指数的快速上涨,人民币汇率的升值幅度明显缩窄。至5月末,人民币年内的累计涨幅已回落至1.5%附近。在美元指数转强的背景下,年内人民币的升值预期将有所减弱。不过,本轮美元小幅升值,并未导致我国出现类似其他部分新兴经济体的资金外流局面,外储数据显示,剔除估值效应之外,预计5月外汇占款小幅下降100亿美元左右,国际收支结构仍然稳定。

但是由于美联储的持续加息和缩表,其货币正常化正在对资本流动带来越来越大的影响。中国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规划研究中心汤湘滨提醒,年内仍需要注意美联储加息的外溢性影响可能对短期资本流入带来偏负面的影响。

他认为,首先,由于美联储的持续加息,境外的信用风险也开始上升,发行美元债的成本也明显上升。其次,随着境外美元债信用风险的上升,对美元债的需求有所减弱,美元债发行的增速有明显减弱的迹象。最后,如果美元债发行增长放缓,这将影响负债端资本流入的规模和预期,并最终对人民币汇率形成负面影响。

强美元冲击新兴市场的整个过程

第一步

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发展缺乏足够的资本,由于本国货币作为计值货币的认可度低,新兴市场国家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大肆借入以美元计价的资本,外债规模扩张,负债初步显现美元化的倾向。

第二步

借助美元资本,新兴市场经济得以快速增长,货币强势,美国或其他国家则相对处于贬值与货币宽松周期,借贷美元的债务成本低,国际金融市场上出现“借贷美元,投资新兴市场国家”的套利机会。跨国套利投机的资本大规模流入新兴市场国家,推高资产价格,造成:1.短债规模大幅扩张,债务的稳定性下滑,外汇储备对外债的覆盖保护程度下滑;2.资产价格显现泡沫化的特征。

第三步

美国经济复苏,美元进入加息周期,美元走强,借贷成本上涨,套利投机资本止盈流出。固定汇率制国家由于外汇储备规模不足,随着资本流出的持续,放弃一定货币政策独立性,被动跟随加息,或被迫转为浮动汇率制;浮动汇率制下,由于美元负债规模大,本币过度贬值会恶化私人或政府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加大美元债务的偿还压力,因此也需要加息来留住资本,避免危机爆发。

第四步

高利率与资本流出的作用下,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步入衰退,资产泡沫破裂。

制图 曹磊

来源:和讯网    
ad09
ad10
ad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