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当前位置: 东南热线 -> 财经

花椒六间房集团CEO刘岩:我想把它做完

栏目:财经    发布时间:2019-02-13 08:36

花椒直播合并后,刘岩首次接受媒体专访。

一、花椒和六间房的合并

半年前,六间房和花椒合并,我出任了新公司的CEO。最近两个团队在一起筹备年度庆典,网友提出把“花椒之夜”改成“花房之夜”,我觉得挺好。

外界或许好奇为什么两家会合并,其实这个想法去年就有了,是双方的一种主动行为。2015年,六间房被宋城演艺收购,就此进入A股市场。随后一年,直播迎来了风口,六间房在A股的四年正好是直播行业的发展期,当时在A股,我们承受不了利润受损,不敢做任何投入。A股的文化是鼓励利润,它认为只有在财务上安全了,才能红利安全,这种方式对于互联网公司并不合适。

在过去4年,六间房天天为利润而活,因此不敢尝试所有的市场、业务机会,放弃了各种创新。去年我们就讨论,认为公司还有更大的价值,要去释放这部分能量,首先就要从结构上释放,从A股拆分出来。

就在这个时期,作为创业公司,花椒用了3年就迅速崛起。直播风口这几年里,周鸿祎对花椒的投入程度很高,经常熬夜自己研究产品。他们对于直播浪潮有一个正确的判断,在这种判断下,360做了很多资源的投入,最终使得花椒早期基本面足够好,团队整体水准也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最终,六间房选择和花椒合并,实际上是因为我和周鸿祎对这个行业看法的趋同。去年我跟老周因为这桩交易碰面时,当时并没有讨论交易本身,而是探讨各自对行业的看法,就像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和周瑜商量火烧赤壁一样。

我们都觉得,直播行业这么多年一直以主播为中心,接下来会被内容化的趋势改变,直播行业会迎来一次大的内容升级。这是所有从业者的机会,我们管它叫直播综艺。目前百度百科的“直播综艺”的定义就是我写的,它不是之前一些平台做的把传统综艺搬到直播平台,而是在娱乐直播的基础上诞生出具有强交互属性的内容,去年的直播竞答就算是一种直播综艺。

我和老周一致认为,直播综艺会是一个很大的机会,达成这个共识后,交易就已经确定了,剩下的都是细节。种种原因累积起来,决定了这两家公司应该合并,最终由我来做CEO是因为符合所有股东的利益。合并之后,现在很多事情都在良性地运转。

我进入花椒之前,他们的管理层原本接到的指令是要做利润,我接手之后反而下调了他们的收入预期。看上去,花椒在这3年花了很多钱,实际上这是一个健康合理的方式,互联网公司在成长时期就应该这样做。我认为,直到今天,花椒都不必急着去做利润,我们帐上还有足够多的钱,这个时候不要乱花钱,但在业务上要更多地去投入新项目,不要守利,利润没有意义。

六间房和花椒合并后,两个团队我都在管,但大部分时间我在花椒。我们这两个团队其实有大量的精力都投入在了创新上,一半以上都是服务创新。从做六间房开始,我们公司门口的墙上一直贴着“何事慌张”四个大字,每次来上班,看见这句话我都会问自己,今天最担心什么?直播行业最苦的地方在于要不断的创新,你可能创新了一百件事,但有一件事成了就全成;或者一百件都伤痕累累,一件都没做成。

最终公司能走成什么样子,不是能提前画出蓝图的。这个市场里有人比你先出发,但谁也不比谁更聪明,最终大家拼的还是行业经验和执行力。我多往前走10米,就比你多看到10米的数据和东西,也就离机会更近。去年,花椒做了百万赢家的直播活动,积累下了大量的数据,老周对内容十分敏感,他很知道这些数据的重要性。我们都觉得这个行业需要做规模,要看到更多的数据,合并更多的资源。

二、直播行业的使命感

我对直播是有行业情节的。2010年我去美国领一个奖,当时大家都在说中国互联网的所有模式都是从美国学来的,但直播不是,直播是中国的一个本土模式。直播的本质是一个大众舞台,中国的民间演艺有千百年的历史,上面的人表演,下面的人扔金戒指打赏。演艺这个行当,在中国民间是除了农民之外一个巨大的工种,收入很高。

后来,民间演艺因为社区的消失变得少见,但人们仍旧有这种传统和需要,我们要做的就是去满足这个需要,直播平台就是基于这种需要去构建。它不是一种明星和粉丝的关系,我们的产品也不是服务于一个人让他表演给一百个人看,而是提供一个大众舞台,让那些想获得存在感的人到这里展现自己。直播产品的核心构造就是为用户提供存在感,我们赚钱的核心也是基于存在感打造的荣誉体系。

秀场直播是一个非常符合人性和具有生命力的模式,它吸纳的是30岁到50岁这个阶段的人群,这个人群有时间和精力在匿名社区里经营比现实生活更大的威望和存在感。有人觉得这一代年轻人将来不会看秀场直播,其实不是这样的,每一代人都有他的时代特征,但人性是不会变的,等90后到了年龄,也会成为秀场直播的用户。秀场直播还会蓬勃发展,因为它是一个新兴行业。

但直播并不完全只有秀场,秀场只是今天直播里的一个主流形式。央视最赚钱最有影响力的内容比如奥运会、春晚、世界杯也是直播内容,因为直播是视频的最高级形式,它拥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我和老周都看到直播内容化的趋势,我们很期待这种变化。我们做互联网不怕变化。但是需要把握变化的微妙分寸,比如什么时间,变化到什么程度,是找出新的业态,还是在传统的业态上迭代,这不是我们能操纵的,需要跟着市场走。

在这个行业里,年龄是我们的优势,我们知道如何平衡政策、把控风险,让内容在娱乐和文化之间找到一个最安全的边界。如果这些事都是年轻人做,很可能会因为急功近利把行业做坏。而且年轻人很难从一个规律的角度去总结一个行业,把产品做大的概率不大。

从直播行业的长远方向考虑,我们需要让它更健康合理地去创新。上市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我和老周都不会为了上市而上市,我们决策事情的排序是业务、员工、股东,是否上市要综合这几方面利益。

来源:互联网    
ad09
ad10

相关内容

ad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