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当前位置: 东南热线 -> 财经

危机四伏:达摩克利斯剑高悬美指三大维度前瞻你看不见的风险

栏目:财经    发布时间:2018-07-23 17:49

美联储年内已经是加息两次,相比于耶伦在位时期,收紧货币政策速度明显加快。然而加的越快,结束的越快,在达到2.5%-3%的利率区间后我们有必要思量首次降息会否在2020年发生。

与此同时,美国债务激增、收益率曲线趋平或倒挂,特朗普暗示欧盟汇率操纵又会带来怎样的变数,本文将做解析。

危机四伏:达摩克利斯剑高悬美指三大维度前瞻你看不见的风险

根据利率期货定价显示,美联储9月26日加息概率为78.4%,12月将联邦基准利率升至2.25%-2.5%(目前是1.75%-2%)概率过半为50.4%。

危机四伏:达摩克利斯剑高悬美指三大维度前瞻你看不见的风险
危机四伏:达摩克利斯剑高悬美指三大维度前瞻你看不见的风险

总而言之得出的结论是年内至少还有一次加息,且升息两次的概率大于一次。另外,本周公布的美国二季度GDP初值料将是一季度的两倍,核心PCE物价指数在6月首次达到2%通胀目标后也不会有太差于预期的表现。

似乎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的金发姑娘紧急状态依旧存在(高经济增长、低通胀率),换言之美元指数从表层消息面上还处于蜜月期,那这又如何解释上周四、周五逾100点的暴跌行情,仅仅是特朗普的两句嘴炮,笔者认为实际状况比我们想象的复杂。

美元指数在害怕什么?

加息周期步入后半程,2020年或开启首次降息

布朗兄弟哈里曼银行(BBH)高级副总裁及全球货币策略主管钱德勒认为,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美国经济周期进入了最后阶段,美联储即将开始进入降息周期。

在进入这一阶段时,通胀通常表现为加速上行(根据最新的7月非农数据显示薪资增速维持2.7%,暂无此信号),当商业周期进入尾声之后,最后阶段会由油价来唱主力军,而油价目前已经回到了四年高位。(虽然短期有所回落,不过这一特征相对吻合)。

那这一推论有没有数据支撑,答案是有。最近,2020年12月欧美合约期货的隐含收益率低于2019年12月该期货合约,这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现象,显然市场对两年后美联储继续加息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由此我们可以大胆做出假设,美联储在达到2.5%-3%的中性利率区间后或最早于2020年开启首次降息(当然今、明两年可能性不大),那被迫降息的原因肯定是因为经济的下行风险。在笔者早盘的《黄金交易提醒》中曾提到,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锚定的目标是,实现最大化就业和稳定物价。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6月发布的对美国经济年度评估是这样说的,特朗普税改带来的提振效果将在2018年、2019年消退,届时美国经济增速将大幅放缓。

IMF预计到2023年美国的经济增速仅有1.4%,但白宫方面显然过于乐观(或者说不客观),他们认为未来5年内美国经济可持续达到3%的平均增长。

两者得出的数据差异较大的原因在于,IMF计算了贸易战可能带来的风险而不是去淡化处理,而随着美国赤字巨额财政赤字不断扩大,可能出现收入大于支出的局面。

凯投宏观在最新美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今年美经济将受助于财政刺激,GDP增速料达到2.9%,但随着刺激减弱和利率走高,明年GDP增速将被拖累至2.0%,2020年的GDP增速则缩水至1.3%,预计明年年中联邦基金利率将触顶,利率水平在3%以下,2020年美联储将迫于压力重启降息进程。

除了经济周期接近顶部之外,另一个问题就是美联储最后一次加息和第一次降息之间需要多久。在上一个周期之中,美联储最后一次加息在2006年6月,第一次降息在2006年8月7日。

在前一轮周期,最后一次加息是2000年5月,第一次降低在2001年1月。再往前一个周期,最后一次加息在1995年2月,第一次降息则在1995年的7月。

通过以上数据可知,美联储完全有能力在半年内去转变货币政策,如果他们真的有这方面的意向。

总结:即使年内四次加息,明年美联储基本不可能像今年一样大幅加息,而2020年首次降息的预期已经开始渗透市场。

美国债务激增问题

之前美国公布了2018财年(2017年10月至2018年6月)前三个月预算赤字,预计增长16%达到6070亿美元。这主要是由于收支不平衡,数据显示美国政府收入增加1.3%至2.54万亿美元,支出增长3.9%,达3.15万亿美元。

由于新税法使得企业税从35%调至21%,个人最高税率(针对富人的)减少2.6个百分点至37%,特朗普还曾扬言企业税率进一步下调至20%(2.0版减税计划),这使得问题越来越尖锐。

根据高盛的预计到2019财年美国财政部依然面临3000亿美元融资缺口,到2021年这一缺口将扩大至7500亿美元。那届时摆在美国面前就一条路,发更多的长端债券融资,这会造成长端收益率曲线的上行风险(债市价格和收益率是反向的,发更多债意味着风险更大投资者需要额外收益计价风险损益,即收益率上升)。

但是从短期债券利率来看,实际上是更多反应利率因素,据笔者上一段观点,美联储在2020年降息预期存在,那2年期国债收益率偏向下行。也就是说目前收益率曲线趋平、甚至倒挂很可能在未来发生,过去发生5次这样的情况都是经济衰退的征兆,所以要不要信这个邪,投资者可自行评判。

另外,股市一直是我们判定经济的晴雨表,美国股市目前正处于历史第二长牛时期。

不过,这一现象具备欺骗意义,特朗普的减税政策给企业带来了富足的流动资金,二季度美国上市公司回购自身股票规模达到4366亿美元是一季度2421亿美元的两倍,刷新历史新高。

可当这一边际效应递减后,拿开这块“遮羞布”后,美国股市资产到底值不值这个价?鲍威尔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他说部分资产存在泡沫,不过杠杆率在可控范围内。

所以说摆在美指前面两条路,要么美国经济出现问题,那么美元指数存在下行风险。要么美联储无视风险,加快加息步伐则拔苗助涨,在这一预期释放完毕后,市场也可能遵循“买事实,卖预期”的操作执行,美指出现冲高回落的走势。

特朗普暗示欧洲汇率操纵,美指高位颤抖

尽管像美国财长在今年一月的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不担心美元走势,并认为长期美元会走强。这是美国经济强劲的反映,也是作为首要储备货币的必要趋势,不过特朗普的看法角度却不相同。

他认为日欧都在实行宽松货币政策,加息可能是他们处于被动,他的原话是:“欧洲在搞货币宽松,欧元在贬值,美元在上涨,这使得我们处于劣势。”

欧元此次贬值其实未必是件坏事,因为美国和欧盟有1510亿美元贸易逆差,对等征收关税的结果一定是美国受益,但是借用货币贬值相当于间接抵消税收影响,从这一角度看,美欧饶了一大圈仍是平分秋色、五五开的局面。

关于美指4月中旬以来的上涨,黑石集团全球资产配置小组资产组合经理Russ Koesterich认为,美经济在全球的领先状态,再加上今年年初之时做空美元成为最拥挤的交易,资金的扎空导致了报复性的上涨。而鉴于当前价格已经释放这一风险,接下来美元要保持高位运行阻力只会更大。

市场现在可能更关注欧洲的经济增长,6月份欧银利率决议已经调降经济增速,已经降低了市场的预期,也让市场结接受了自去年四季度欧元区经济放缓的事实,不过一旦出现超市场预期的表现,欧元就会走高间接打压美指。

此外,本周四的欧银利率决议也值得关注,看点是会否明确明年具体加息时间,而不是用明年夏天前按兵不动,搪塞闪烁。

来源:互联网    
ad09
ad10
ad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