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当前位置: 东南热线 -> 财经

“矩阵式”的金融委,将打通原有的金融监管壁垒

栏目:财经    发布时间:2018-02-26 10:39

自2017年7月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最终明确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以来,我国金融监管体制“分久必合”的新格局正式落地。去年11月,金融委正式成立,紧接着市场讨论已久的资管新规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但实际上,对于外界而言,关于金融委内部更为详细的管理架构以及人事任命仍然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近日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的文章第一次较为明确地进行了剖析。他提出,以矩阵式管理充实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最优选择”。

徐忠的文章称,在充分借鉴国内外相关经验后,初步考虑国务院金融委可以构建如下矩阵管理框架:一是垂直线上保持现行一行三会一局总体框架不变,上面设立金融委;二是在金融委下设立若干专业委员会,负责主要政策横向信息共享、统筹决策和协调落实,主席由一行三会一局的主要负责人与人民银行副行长担任,一行三会一局相关司局参与;同时在人民银行(金融委办公室)设立各专业委员会秘书处,承担专业委员会日常工作。

分业监管旧格局待破

随着我国金融业态发展的不断复杂化、多元化,过去分业监管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金融混业经营的现状,近年来,尤其是金融危机之后,金融风险频发,逐渐暴露出“谁的孩子谁管”,结果留下了大片的监管真空。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6月,在“伞形信托+配资资金+HOMOS互联网账户体系”的推波助澜下,引发股市的巨大波动。当证监会停掉券商接入银信结构化产品时,但这些信托产品的却是由银监会监管。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认为,股市剧烈波动暴露了当时证监会、银监会监管领域存在分割的现实,“场外配资,还有HOMES系统,还有信托都是银监会的管辖范围,但监管真空造成了监管套利。”

“从这次股市的剧烈波动来看,当时的金融监管体制已经严重不适应市场的现实需求,‘一行三会’分业监管下,对金融信息的收集呈碎片化,监管部门无法获得较完备的信息,监管就注定有缺陷。” 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李剑阁表示。

2016年底,债券市场的暴跌再次暴露了“一行三会”监管分割下监管套利、监管真空的问题。

市场分析人士指出,真正引发市场资金面紧张的是机构资金的期限错配,债券市场的增量配置资金以银行的委外资金为主,这类资金对接银行理财,机构为了满足委外资金的收益率要求,只能通过增加杠杆、拉长债券久期等方式增强收益率。在资金面宽松的情况下,上述模式可以赚取利润,但是一旦资金成本抬升,这种操作模式则难以持续。

目前规模已经超百万亿的资管市场,无疑对“一行三会”现行监管制度是一场考验。一位银行资管资深人士表示,各类大资管行业的资金追逐热点资产、不同金融机构间池化资金和资产相互嵌套渗透,影子银行发挥的作用不再是缓解金融压抑,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助推金融深化过度的可能。

除此之外,随着金融科技的日渐发达,近年来,诸多由互联网金融引发的非法集资大案,都在警示着过去的金融监管存在真空。

2017年以来,我国将防风险提升到金融工作的首要位置,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迫在眉睫。

分久必合

2017年7月,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最终明确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并于去年11月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并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议,明确了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主要任务。

在此之前,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华盛顿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暨世界银行年会期间曾表示,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重点关注四方面问题:影子银行、资产管理行业、互联网金融、金融控股公司。

第一次全体会议还明确了国务院金稳委的主要职责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金融工作的决策部署;审议金融业改革发展重大规划;统筹金融改革发展与监管,协调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相关事项,统筹协调金融监管重大事项,协调金融政策与相关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等;分析研判国际国内金融形势,做好国际金融风险应对,研究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处置和维护金融稳定重大政策;指导地方金融改革发展与监管,对金融管理部门和地方政府进行业务监督和履职问责等。

金融委落地后第一枪就落在了100亿大资管业务上。金融委第一次全体会议后不久,央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等部门起草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指导意见》)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目前市场期待已久的资产管理业务新规发布进入倒计时,核心是如何将表外业务回归表内,变相的账外经营不能再继续。

此外,能够体现出协调监管效率的还有去年开始针对互联网金融乱象的整治,宣布暂停国内ICO(代币首次发行)、比特币交易平台,整治“现金贷”,以及场外交易场所加强监管等,协调监管已经在探索和实践之中。

某股份制商业银行资产管理部负责人更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今年以来一行三会的监管政策表现出高度的协调性,目标高度一致,监管标准逐步趋于统一,力度上就像拧螺丝一样逐渐加码,监管意志坚决,执行力度加强,更加强调问责和处罚。

矩阵管理框架

但实际上,对于外界而言,关于金融委内部更为详细的管理架构以及人事任命仍然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而此间徐忠的文章第一次较为明确地进行了剖析。

徐忠在文中表示,国内外经验表明,分业、碎片化的监管体制下,仅有顶层协调,缺乏宏观审慎管理与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的统筹把总,风险防控依然无力无效。因此,在机构保持基本稳定条件下,要实现改革目标,需要有业务线上的实质整合,才能使金融委发挥比金融监管协调联席机制和应对危机小组等议事机构更重要的作用。

如何才能实现以上所言的“业务线上的实质整合”?——以矩阵式管理充实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徐忠称,此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最优选择”。

所谓“矩阵式管理”,是在纵向组织管理结构上搭建横向组织管理系统,形成纵横交错、纵向为主、横向为辅、结构紧凑、问责有效的矩阵式管理体系,便于信息共享、统筹决策和协调落实。这一管理模式,最早是上世纪50年代在高盛等大型国际组织的内部管理中被广泛应用,此后也用于政府治理之中。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不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市场经济体都对金融监管的体制进行反思和改革。总结各国的改革经验,“主流做法是设立顶层协调机构、强化中央银行金融监管职能、加强业务线跨部门统筹协调、统筹集中使用监管资源等”。

文中称,在充分借鉴国内外相关经验后,初步考虑国务院金稳委可以构建如下矩阵管理框架:一是垂直线上保持现行一行三会一局总体框架不变,其上设立金融委。二是在金融委下设立若干专业委员会,负责主要政策横向信息共享、统筹决策和协调落实,主席由一行三会一局的主要负责人与人民银行副行长担任,一行三会一局相关司局参与。同时在人民银行(金融委办公室)下设立各专业委员会秘书处,承担专业委员会日常工作。

加强自查与党的领导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2017年,在当前监管新架构中,“一行三会”纷纷加强党的领导,“刀刃向内”由纪委牵头对内部纪检监察工作也表现出了高度的一致性。

例如,中纪委驻央行纪检组组长徐加爱日前发文称,当前,金融领域出现一些重大风险隐患,比如金融监管中的“猫鼠一家”、出现大量“无照驾驶”,以及众多非法集资等金融乱象,给人民群众带来重大损失。徐加爱指出,除了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控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外,更需要在治本上下功夫,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同向发力,坚决铲除滋生各种金融风险的土壤,实现所有金融活动监管全覆盖、无例外、无缝隙、零风险。

无独有偶,有“打虎猛将”之称的原中央纪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李欣然去年10月出任银监会纪检组组长,对2018年银监会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纪检监察工作重点任务进行了部署。他指出,要紧盯选人用人、审批监管、金融信贷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腐败问题,重点查处“猫鼠一家”、“监守自盗”的腐败案件,不断增强震慑遏制。

而保监会原主席被查后,保监会换血纪检组长,福建龙岩市委原书记林国耀赴任。他指出,要以项俊波严重违纪案为镜鉴,深刻反思、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彻底肃清项俊波流毒。

来源:互联网    
ad09
ad10
ad08